海外网评:美国“病”了?

   6月2日,数千名示威者在奥克兰举行抗议活动。 (图片来源:美联社)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席卷全美抗议示威仍在继续。 据统计,截至美国时间6月1日,全美至少5600人在骚乱和暴力冲突中被捕;包括首都华盛顿在内的全美至少40个城市实行宵禁;至少23个州和华盛顿市动用国民警卫队协同警方应对骚乱和维持治安。

   冲天的火光、嘶吼的人群、被焚烧的美国国旗、盘旋在空中的军用直升机……世界头号发达国家,正在成为“由怨气和恐惧驱动的战场”。 美国这场自1968年马丁·路德·金遇刺以来的最严重骚乱,不仅撕下了“山巅之国”的鲜亮外衣,更会对美国社会产生深刻影响。

   首先,这场席卷全美的抗议活动表明,美国的种族主义痼疾不仅未得缓解,反而正继续深刻地撕裂了美国社会。 长期以来,美国精英群体常常将美国形容为大熔炉,意思是美国能广泛吸收不同文明、接纳不同国家移民并将其转化为标准美国人。 但实际上,引起全美普遍关注的大规模种族主义事件隔几年发生一次的残酷现实表明,美国国内黑白对立和族群隔阂始终不断在加深而非减弱,美国社会自身既有社会活力在不断衰减。 少数族裔群体在美国社会中地位并未得到根本改善,其在就业、教育、经济等领域始终遭受着深刻的歧视,不同肤色与族裔群体越来越难以融合入美国精英群体构成的主流社会。

   当他们的利益与身份不能得到足够保障与尊重之时,他们对这个国家的认同感逐渐降低,美国社会自身凝聚力减弱,族群对立势头加强,美国本身就会因深陷内部深刻危机而难以自拔。 其次,这场席卷全美的种族抗议活动将进一步加深美国社会的整体性危机。

   在当前疫情仍未见拐点之时,种族抗议人群的大规模聚集快速增加了民众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这势必会彻底打乱前期各州抗疫略有成效的节奏,并将大概率地会再次推高美国受感染人数与相应死亡人数。

   这反过来又会实质性延缓甚至打断各州与联邦政府当下大力推动的复工复产进程,导致美国已有的民众高失业、经济深衰退状况迈入更深困局。

   这样的深刻综合危机不可能在今年之内结束,这就意味着疫情、经济衰退、种族抗议将会伴随今年美国大选整个进程,并对选举结果带来关键性影响。 再次,美国政府对抗议活动的应对会进一步加剧美国社会民意的对立。 几乎蔓延全美的种族抗议引发出来的美国深层次问题并没有得到特朗普政府的积极回应,相反白宫无差别强烈指责包括和平抗议者在内的抗议群体,主张采用联邦政府武装力量强加镇压。 在美国社会看来,白宫的这种应对策略不是主动寻求弥合族群分歧,消除种族歧视,而是刻意制造族裔隔阂,加剧种族对抗。

   这背后反映的是特朗普政府蔑视非洲裔、其他少数族裔及弱势群体的一贯价值观。

   特朗普政府之所以采取“镇压优先”的应对种族抗议策略,很大程度也是为了迎合更多蓝领白人群体选民,稳住大选“基本盘”。

   特朗普政府这种刻意制造和加深政治与族群分裂的做法,必然导致美国已有的社会分裂进一步加深,未来美国解决各种根本性内部问题的难度将变得更为艰难。 最后,美国自身的国际公信力、影响力及软实力也在此次事件中遭到削弱。 可以说,弗洛伊德之死揭开了美国所谓治理制度优越性的“皇帝新衣”,让世界上越来越多国家认识到所谓“人权卫士”的真正底色。

   弗洛伊德之死视频的广泛传播,不仅引起了美国国内大范围抗议,更引发了世界范围内诸多国家对美国侵犯人权的抗议。 美国在国际舞台上长期鼓吹的“坚定捍卫人权”的叙事已不攻自破。 世界上不同肤色、宗教信仰、种族的广大民众,对美国虐待本国公民及美国政府应对种族抗议的政治操作进行了广泛抨击。 当美国反复以“例外主义”标榜自身优越性之时,世界各国透彻看清了美国这一主张反人道的本质。 总体来看,种族主义植根于美国自身历史传统之中,不可能会被根除,弗洛伊德之死只不过为美国种族主义历史增添了新记录。 尽管此次种族抗议终会逐渐平息,但只要美国种族歧视的深厚土壤不除,只要美国当政者眼中只有权力、没有公平正义,弗洛伊德之死可能就不会是最后一起悲剧。

   (李海东)。

( 发布日期:2020-07-22 13: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