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后,他们这样增加收入——下水道维修工们

   阅读提示疫情期间,由于不便进入居民家庭服务,一些务工者的生计受到影响,收入有所降低。 复工后,他们的工作状态如何?怎样增加收入?记者日前采访了几名下水管道维修工,发现大部分人工作更加努力,也有个别人动起了歪脑筋。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下水道维修工难以进入居民家中,收入受到了很大影响。 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他们加入到复工复产的大军中,陆续重返工作岗位。 为了弥补停工多日带来的损失,重返岗位的下水道维修工们有的选择通过加班加点来增加收入,有的选择用更热情的服务来获得更多订单,但也有的选择了通过坑骗消费者来增加收入。

   “只有服务好了,客户下次才会找你”下水道维修工是一个常年“与臭为伴”、兼具脏累的工种,但是在31岁的相师傅眼里,这却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外卖小哥送的是服务和食物,我们维修小哥送的是服务和技术。

   ”2017年,相师傅和妻子从老家河北来到北京打工,受雇于啄木鸟家庭维修公司朝阳北路店,从事下水道维修工作。

   凭着过硬的技术和优质的服务,他逐渐受到了附近居民的认可,谁家下水道堵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相师傅。 “半个朝阳区都在我的维修范围之内。 ”他自豪地说。

   据了解,朝阳区内的一些社区老旧,没有物业专门负责维修下水道,业主家中出现此类问题通常只能从大众点评、58同城等平台上下单维修。

   因为疫情,相师傅在老家待了4个多月,一直没有收入。 返工后的相师傅精神更加饱满,时刻准备着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 早上7点,吃过早餐的相师傅从他位于通州的出租屋出发,骑着电瓶车,行驶在去公司报到的路上。 8点半,相师傅的手机响起,是一个大众点评的订单,客户是朝阳磨房北里社区的赵女士,她家的洗衣机下水管道堵了。

   “师傅您快点过来吧,家里发大水了……”电话那头的赵女士十分焦急。

   路上,相师傅尽可能加快电瓶车的速度,15公里路程用时25分钟。

   套上鞋套,打开工具箱,相师傅一边安慰赵女士,一边疏通下水管道。 凭着以前积累的经验,相师傅只用十几分钟就解决了问题。 “这位师傅不但技术过硬,服务态度还很好,始终面带微笑,下次遇到问题还会找他。 ”这是赵女士完成订单后在网上的点评。

   “通过我的努力付出,让客户心甘情愿为我写好评,是我最看重的事情。 只有服务好了,客户下次才会再找你。 ”相师傅透露,他曾想过当一名外卖员,但考虑到下水道维修工与客户接触的时间更长,能更好地表现出优质的服务态度,他才没有转行。

   “为了家人,我累点苦点不算啥”跟相师傅一样,贺云鹏也是一位进城打工挣钱的下水道维修工,不同的是,他身上的担子要更重一些。 “家里有两个孩子还在上高中,妻子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儿,还有老人要照顾,哪儿都需要花钱。

   ”贺云鹏说,这次疫情让他好几个月没有收入,家里的积蓄花了很多。

   为了补上亏空,贺云鹏回到城里后比以前忙碌了很多。 每天早上6点,贺云鹏都会准时起床,坐第一班公交车去公司报到,开始辛苦的一天,接的单子也比平时多了不少,经常半夜才回到家。

   “今年多干点,多给家里攒点钱,万一又要停工的话也好有个准备。 ”为了多接单子,贺云鹏经常会牺牲掉吃饭和休息的时间。

   有一次,已经到了晚上7点多,忙碌了一天的贺云鹏正准备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吃饭,就在这时,一个疏通厕所排水管道的单子一时间没有人接,他毫不犹豫地揽了过来。

   “那家的情况挺复杂的,需要把管道拆下来修理,我弄了半天才弄好,再加上离家又远,我回到家时已经晚上11点多了,随便吃几口饭就睡了。 ”贺云鹏说道。 “跟去年年底相比,他瘦了七八斤。

   ”每次看到贺云鹏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妻子都会十分心疼。 “有时候他吃完饭就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 ”“为了家人,我累点苦点不算啥,日子会好起来的。 ”贺云鹏说。 “疏通一个管道竟然要近2000元”下水道维修工忍受脏累,给千家万户带来了清洁的生活环境,理应获得我们的尊重,但也有一小部分同行为了多挣钱而动起了歪脑筋。 这几天,家住北京大兴的李辰就遇到了一件让他“堵心”的事。

   “家里厨房洗菜池的下水管有点堵塞,下水慢,但我们这种老小区没有专门的物业维修,我就从58同城上找了个工人上门维修。 ”李辰说,他怕上当受骗就选了排名最靠前的一家。

   接单的工人在电话里告诉李辰:“我们不提前收取上门费,报价需先到家查看问题,视实际情况决定。

   ”李辰没有多想就爽快答应了,但没想到麻烦就此开始了。 “检查后维修工说管道堵塞了,需要倒入一斤药水疏通,一斤价格300元。

   ”李辰说,然而,倒入一斤药水后,管道并没有通,工人说管道里有小石块,要再倒入一点药水才能溶解石块。 然而药水前前后后倒了五六斤,问题还是没有彻底解决。

   而后工人说下楼取药,但一起上来的还有另外两名工人,要求李辰先把钱结了,一共要1680元。 “没想到,疏通一个管道竟然要近2000元钱。 ”李辰这才意识到被他们“套路”了。 一番争吵理论后,李辰最终付了950元才了事。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表示,务工者要在行业内站稳脚跟并有所发展,必须进行诚信经营和服务,坑蒙拐骗要不得;而对于消费者,他建议:“维修工人漫天要价问题,用户除向平台申诉外,还可向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投诉,如果维修工人是以公司名义对外接单,还可向工商部门投诉公司经营不当行为。

   ”。

( 发布日期:2020-07-22 13:24 )